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科技文化 >
宋朝是如何巩固皇权的?
时间:2017-10-24 15:06:56 来源:科技文化 编辑:思真
    古代,帝王都会为了巩固皇权而采取一些措施或方法来巩固自己的权利,每朝每代巩固皇权所运用的方法不同,那宋朝的君臣是如何巩固皇权的呢?下面为什么网为您解惑。宋朝是如何巩固皇权的?    故事,对于宋朝的官僚士大夫来讲,是仅次于祖宗法的存在。讲求故事,会近追隋唐,远溯秦汉,在方方面面,把故事运用得淋漓尽致。北宋吕夷简欲用故事怂恿仁宗废后,遭到孔道辅驳斥。在《宋史》中,我们可以看?a href='http://www./wenhua/kepu/15553.html' target='_blank'>酱罅拷睬蠊适碌氖吕!墩孀诩汀酚谔祆迥晔氯勺釉兀?ldquo;依汉唐故事,五日一受朝。遇庆会,皇太子押班。”这是皇帝把故事作为执行礼仪制度法理依据的事例。    《李昉传》载:“会边警益急,诏文武群臣各进策备御,昉又引汉唐故事,深以屈己修好、弭兵息民为言。时论称之。”这是宰相处理国防事务时引据故事的事例。《苏颂传》载:“乞诏史官采新旧《唐书》中君臣所行,日进数事,以备圣览。遂诏经筵官遇非讲读日,进汉唐故事二条。颂每进可为规戒有补时事者,必述己意,反覆言之。”这是士大夫以故事教育君主,而君主又主动接受故事教育的事例。     《选举志》载:“咸平间,秘书丞陈彭年请用唐故事,举官自代。”经过缜密检讨后,举官自代于天水一朝遂成定制。这是故事在制度建设层面的贡献。南宋初年,面对财政困难,楼炤建议“参仿唐制,使户部长贰兼领诸路漕权”,“诏三省相度措置,卒施行之”。事见《楼炤传》。这是故事在财政领域应用的事例。至于在法律方面,应用故事则俯拾皆是。一部《宋刑统》,就是唐律的翻版。引起我写这篇短文的,正是《宋会要辑稿·刑法》中的一段记载。知制诰柴成务对死囚复审提出异议,“事下大理寺详定”。大理寺在讨论后提出报告:    检会《刑统》,唐长庆元年十一月五日敕,应犯罪临决称冤,已经三度断结,不在重推之限。自今以后有此色,不问台与府县及外州县,但通计都经三度推勘,每度推官不同,囚徒皆有伏状,及经三度断结,更有论诉,一切不在重推问之限。其中纵有进状敕下,如已经三度结断者,亦许执奏。如告本推官典受赂,推勘不平,及称冤,事状有据验者,即与重推。如所告及称冤无理者,除本犯死刑外,余罪于本条加一等。如官典取受有实者,亦于本罪外加罪一等。如囚徒冤屈不虚者,其第三度推事官典本法外加等贬责,第二度、第一度官典节级科处。今详《刑统》内虽有此条,承前官吏因循,不能申明,自今请依成务起请施行。    大理寺的报告首先从《宋刑统》中全文引述了唐朝敕文,然后才据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。这是宋代官僚依据唐朝法律文书的一个极为普通的事例。不过,故事是个杂货铺。士大夫援引故事,是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拿出佐证。朝廷纷纭或政治斗争的背景之下,作为例证所提出的故事,有时会遭到抵制。比如,在北宋,仁宗在吕夷简的怂恿下要废掉郭皇后,遭到范仲淹等一大批言官的强烈反对。这时,吕夷简就抬出了故事,说:“废后有汉唐故事。”结果遭到了孔道辅的驳斥:“人臣当道君以尧舜,岂得引汉唐失德为法邪?”有力的反驳让吕夷简语塞。事见《孔道辅传》。    还有士大夫出于结党营私而引用故事,而被皇帝本人抵制的例子。《张洎传》载:“尤善事内官,在翰林日,引唐故事,奏内供奉官蓝敏政为学士使,内侍裴愈副之。上览奏谓曰:此唐室弊政,朕安可踵此覆辙?卿言过也。洎惭而退。”作为文人的张洎,巴结宦官也要引用故事。苏轼在讨论科举制度的上奏中,对有人“欲举唐故事采誉望而罢封弥”进行了批驳。此见于《选举志》的记载。也有皇帝引用故事,却遭遇士大夫抵制的情况。有件事情,苏轼正是当事人。《苏轼传》载:    英宗自藩邸闻其名,欲以唐故事召入翰林知制诰。宰相韩琦曰:“轼之才,远大器也,他日自当为天下用。要在朝廷培养之,使天下之士莫不畏慕降伏,皆欲朝廷进用,然后取而用之,则人人无复异辞矣。今骤用之,则天下之士未必以为然,适足以累之也。”英宗曰:“且与记注如何?”琦曰:“记注与制诰为邻,未可遽授。不若于馆阁中近上帖职与之,且请召试。”英宗曰:“试之未知其能否?如轼有不能邪?”琦犹不可。及试二论,复入三等,得直史馆。轼闻琦语,曰:“公可谓爱人以德矣。”    这段记载很值得玩味。英宗还是在皇子时代便已久仰苏轼大名,即位之后,就想引用唐朝故事,直接提拔苏轼为知制诰,担任他的秘书官。在宋代,知制诰再进一步就是翰林学士,是精英中的精英,宰相与执政大臣多由此出。不过,皇帝引用故事的提案,却遭到宰相韩琦的反对。他认为这样提拔过快。犹今日所言,是坐直升飞机。韩琦说,这样不但不会给其他士人做出榜样,反倒还会害了他。英宗达不到这个目的,又提议让苏轼担任记注,韩琦又反对,说这跟担任知制诰差不多,不如给个帖职。即使是这样提议,韩琦也还是附加了条件的,让苏轼参加考试。英宗很担心苏轼考不好,但韩琦却固执地坚持。英宗只得依从宰相韩琦。结果,苏轼考得还真不怎么好,得了个三等,勉强过关当了直史馆。后来,苏轼还自我解嘲地对人说,宰相韩琦这是为我好。    从上述宰相与皇帝的博弈中,可以窥见在一定时期内中央政治权力消长之一斑。处于弱势的皇帝,即使是搬出故事,也难达目的。援引故事,古为今用,这是拥有知识优势的士大夫的擅长。在崇尚典籍、尊重文化的时代,在法先王向后看的传统压倒一切的时代,应用故事,会使士大夫的施事进言显得典雅博学,有据有力。这便形成一种别致的压迫,使人难以不从不听。即便不从不听,也一定要有充分的理由。    不过,故事的应用也具有多目的、多背景。在很多状况下
相关阅读
图文推荐
泰国试管婴儿  -  网站简介  -   免责声明  -   广告合作  -   投稿热线  -   联系方式  -   TAG标签  -   一点知识网移动版  -  
Copyright 2013-2017 一点知识网 durhtech.com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京ICP备12013718号